谁把流年暗偷换

来源:网络资源 | 作者:未知 | 本文已影响
  木心心和木长安是一对姐妹,我是姐姐木心心。

  心心是爸爸妈妈的女儿,长安是爸爸妈妈捡来的孩子,不过,爸爸妈妈也不确定,因为两个孩子在同一个孤儿院,同一天出生,并且身上没有任何胎记,爸爸妈妈就把我和长安一起抱了回来,我做姐姐,长安做妹妹。

  我来到孤儿院那天正好是爸妈抛弃女儿那一天,长安晚了一天,所以爸妈总是偏向我一些,他们总是在问:“心心,想要什么?爸爸妈妈给你买。”我什么都不想要,爸爸妈妈给我的衣服我不喜欢就都给长安了,每当这时长安欢喜的什么似的,我在心底默默地不屑一顾,那些都是我不想要的,她那么高兴,真是贫贱命。

  从小在孤儿院我就因为长得比长安漂亮,比长安会说话,所以受宠一些,回了家我更像一个公主了,长街的男生喜欢给我写情书,我一封一封扔掉,长安背着我偷偷捡回来,一封一封,一笔一划的给那些男生回信,我都知道,看着她我轻声浅笑,好傻的女孩。

  我只喜欢一个人,他叫苏子遥,他很白净很斯文,他家里很穷的,小时候在孤儿院我跟阿姨说我饿,阿姨给我冷硬的馒头,我说我不要馒头,我要吃热汤面,阿姨边哭边骂我:“傻丫头,这么穷哪,哪有钱买面给你吃啊。”我也哭,跑出去,有人在我面前放了一碗面,我抬起头,看着那个背影,我坚信那就是苏子遥。

  苏子遥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儿,这我能接受,可是我不知道他会喜欢木长安,他故意接近我,可他告诉我:他喜欢的是我妹妹木长安

  而言子祺,那个面馆老板的儿子却从来没放弃过追我,他给我的情书我全部烧掉,他都知道,可他一直在写,我很烦他,直到有一天,言子祺答应帮我约苏子遥出来.

  苏子遥来了,还带着妹妹木长安,长安羞涩的躲在他身后,我疯了一样打了长安一巴掌,言子祺拉住了我,苏子遥冷冷的抛下一句话:“木心心,你打了我最爱的人,我恨你。”朦朦胧胧的我什么也不知道,密密麻麻的雨帘中我看着木长安挽着苏子遥的手臂走远,我的身边只剩下言子祺……

  回了家,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去的,爸妈坐在床边看着我,瞪着木长安,妈妈给我端来一杯水,或许是因为太烫了,妈妈打碎了那个杯,妈妈去捡,我下床收拾着碎片,木长安赶紧弯身来捡,可妈妈愣住了,她看着我的血和她的血没有相融合,而木长安却契合在一起,完好无缺……

  爸妈带我们去检测了DNA,以前他们从来没怀疑过我是他们的亲生女儿,可是那一天,木长安取代了我木家千金的位置,我又回到了孤儿院。

  言子祺手机里保存着一条草稿短信,上面写着:心心对不起,其实那碗面是我给的,苏子遥只是恰好路过。那一天我看见了那条短信,言子祺正趴在桌子上睡觉,我揪他的耳朵,他很不好意思的笑,我们的笑意浅浅融合,化在阳光里……

  到底谁偷换了谁的人生,谁偷换了谁的爱情,早已不再重要,而重要的是,谁都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。

    高三:小涵涵
上一页 12 下一页

分享到
版权声明:

本网站旨在促进基础教育的信息交流,促进基础教育事业的发展。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,如果作者不希望我们在网上使用其作品,请立即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。